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原创笑话 > (原创)台湾的“形象工程”缘何成为“世界笑柄”?

(原创)台湾的“形象工程”缘何成为“世界笑柄”?

2019-04-13 16:12

近一年以来,大巨蛋案颇为收到台湾媒体关注。这座前后耗时25年,耗资数百亿台币,牵扯了三任台北市长的“形象工程”,正一步步沦落为“世界笑话”,成为台湾政党斗争的牺牲品。

(原创)台湾的“形象工程”缘何成为“世界笑柄”?

大巨蛋停工图

(原创)台湾的“形象工程”缘何成为“世界笑柄”?

大巨蛋效果图

所谓“巨蛋”,其实是日式风格的室内大型体育场的俗称。举办过无数演唱会的台北“小巨蛋”,事实上就是一座体育馆。但是只能容纳一万观众的小巨蛋毕竟太小,不足以举办大型赛事。因此,建造一座能容纳较多观众、具备国际水平的体育场馆,早已列入台湾当局的议事日程。

1991年,时任台湾行政机构负责人郝柏村就下令规划修建大型室内体育场。其间经历陈水扁、马英九两任台北市长,直到2006年10月,马英九才与远雄集团董事长赵藤雄签署了大巨蛋BOT协议,大巨蛋的蓝图终于清晰起来。它将能够容纳4万多名观众,可以举办棒球、足球、田径等体育赛事,以及演唱会、展览会等艺文活动,还带有购物中心、影院、餐厅等附属设施。建成后,大巨蛋无疑将成为台北市中心首屈一指的文化体育地标。

2010年设计方案通过,2011年通过环评,2012年,大巨蛋工程终于开工。此时,距离1991年开始规划,已经过去了21年。

说明:

竣工前夕突成“危险建筑”

按照计划,大巨蛋在2015年底完工,2016年试运营,2017年承办台北大运会开闭幕式。大巨蛋已经在向期盼已久的台北市民招手。几乎没有人想到,大巨蛋工程会在去年5月20日戛然而止。

原因其实很简单,这时的台北市长,已经不是签约时的马英九,也不是设计、施工大部分过程中的郝龙斌,而是换成了外科医生出身的“政治素人”柯文哲。

2015年1月14日,新上任的台北市长柯文哲表态,说他看了大巨蛋地下通道的设计,从大巨蛋入口的80米宽,到出口仅剩6米,根据“流体力学”的原理,一定会“塞住”,因此他反对开挖地下道。完工在即的大巨蛋,就此僵持下来。当时,柯文哲上任仅仅半个月,新的台北市政府团队目光紧紧地盯住马英九、郝龙斌两位前任市长任内施政的种种问题。大巨蛋工程闹出乱子,简直就是从天而降的礼物。

2015年4月18日,台北市政府公布了大巨蛋“体检”报告,称按照大巨蛋观众席和周边影院、商场、餐馆的容纳量,理论上同时入场的人数达到14万人;而大巨蛋园区的空地容纳量只有6万人;同时大巨蛋逃生路线颇为复杂,不利疏散,一旦发生紧急情况,必然出现拥挤踩踏酿成悲剧,云云。

有这么大的隐患,大巨蛋也就难有好的下场了。去年5月20日,台北市政府以施工方“轻忽市民安危”为由,只差一步就竣工的大巨蛋,无限期地停工了。

矛头直指马英九

除了安全问题之外,已经签订了将近10年的大巨蛋BOT协议也突然被发现有诸多问题。台北市政府廉政委员会称,当年马英九任市长时市政府买下这块地花了新台币140亿元,与远雄集团签约时,没有收取权利金,只获得公告地价1%的租金新台币6700万元,即使加上这笔钱的年息,在50年BOT期限内,市政府每年要倒贴新台币1.3亿元;而远雄50年内则可以赚新台币7300亿元。

这样的数据,显然将矛头指向了签约时的市长、即将卸任的台湾当局领导人马英九。于是,一场关于大巨蛋是否涉及“官商勾结”的调查又浮出水面。

台北市政府廉政委员会针对台北大巨蛋案公布调查报告,指控台湾领导人,也是前台北市长马英九,与前台北市财政局长李述德,涉嫌图利,因此建议将两人移送法务部。当事人之一的李述德,11号公开露面,做出辩驳。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赖士葆则透过个人网站大力抨击台北市长柯文哲与廉政委员会,指委员会成员频频在媒体上放话制造舆论。未来,从政将是最危险的行业,兢兢业业、秉持良知作事的人随时可能被鞭尸,最后形容柯文哲私设刑堂太可怕。

面对欲加之罪,马英九决定反守为攻。其办公室发言人陈以信表示,如果台北市长柯文哲真的认为马英九在大巨蛋案有罪,请柯文哲尽快移送侦办,马英九愿意配合司法进行公平、公正、合法的调查,也请柯文哲负起应有的政治与法律责任,并抨击廉政会“政治迫害、入人于罪”,并要求柯文哲向台北市民证明柯市府不是政治办案,廉政会也不是柯文哲的政治打手。

说明:

“大巨蛋”成了“烂尾蛋” 柯文哲哽咽了

原本靠“大巨蛋”打击马英九的柯文哲随后发现,不但马英九移送法务部一事迟迟未能如愿,“大巨蛋”反而成为了柯文哲团队的政治包袱。

2015年4月,台北市政府直指大巨蛋存在五大安全问题后,直接否定开发单位远雄集团的安全保证,并提出“拆商场留巨蛋”与“拆巨蛋留大楼”两项替代方案。对此,承建商远雄集团同日下午召开记者会,强硬表示“一面墙都不会拆”,要拆是“世界笑话”。台北市政府若执意执行安检小组建议,那么就请实价购回该工程。远雄发言人杨舜钦表示,建不建都在于柯文哲一句话,市长既然已经决定解约,就依合约规范双方终止契约,用370亿买回台北体育场。以目前台北市拥有270.45万人来算,每位台北市民恐需赔偿1.37万元(新台币)。

说明:   台湾远东集团董事长徐旭东今(29)日表示,拆大巨蛋是世界笑话。(中时电子报图 爱买提供)

台湾远东集团董事长徐旭东今(29)日表示,拆大巨蛋是世界笑话。(中时电子报图 爱买提供)

曾认为“管理城市比给人看病容易多了”的柯文哲被这个数字吓到了,终于发现自己身为台北市长,角色应该从“制造烂摊子”向“解决烂摊子”转变,平白无故制造个“大巨蛋”,其实是在给自己出难题。面对天文解约数字,柯文哲改口称要举办大巨蛋案公听会,“希望在一个安全的基准下,用一个开放态度,看看有无第三方案、第四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