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冷笑话 > 二次元困境:尝试了广告、游戏、线下 却依旧未盈利

二次元困境:尝试了广告、游戏、线下 却依旧未盈利

2019-03-31 14:35

  影视变现:居高不下的成本

  相对于付费阅读的方式,将漫画改编成动画、电影,收入很有可能是量级的增长,但也需要更大的投入,面对更多的不确定性。曾将漫画《十万个冷笑话》改编成动画和电影的导演卢恒宇认为,他在改编漫画时首先要做出的选择是,到底是日式改编还是美式改编?

  卢恒宇介绍,他将《十万个冷笑话》改编成动画版和电影版时,基本遵从漫画原著,“它已经足够有爆点,符合当下的美学,符合当下观众对于内容需求的内容,所以我要做的就是把它简简单单的动画化。”卢恒宇如是评价《十万个冷笑话》的改编,这种改编方式是日本漫画改编的常用手法。

  市场证明,《十万个冷笑话》的影视改编相当成功,电影版《十万个冷笑话1》在2015年年初上映,斩获1.2亿票房,打破国产动画片票房六千万封顶的局面,也是当年票房最高的动画电影。

  但在将《镇魂街》改编成网络动画时,他采取了完全不一样的方法。“看过原作的可能会向我扔鸡蛋,因为我把其中一个人给杀了。”卢恒宇调侃道。卢恒宇认为漫画《镇魂街》的世界观和人物关系有比较凌乱的地方,这也是年轻的漫画创作者容易犯的错误,没有想清楚就下笔画。对于《镇魂街》的改编,卢恒宇做了很大的变动,将人物从作者塑造的世界观中抽离出来,丰满人物。而这种注重人物塑造、情节改动较大的方式,是美国漫画改编影视的常用方法,“漫威(美国的漫画企业,曾塑造”蜘蛛侠“”钢铁侠“等英雄影响)做电影的时候很方便,拿过来一个角色就用,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卢恒宇如是解释。

  至于降低漫画改编影视的风险,卢恒宇认为美国动画公司的做法或许很有效,却很难实现。“我们知道皮克斯(迪士尼的子公司)的动画很挣钱,是因为皮克斯的动画从创作开始,内部就会经历十次八次的改变。”卢恒宇说,但推倒重来带来的成本,并不是任何一家企业都能承担的。

  授权变现:考验运营IP能力

  对于二次元IP的版权拥有者,一个重要的变现途径就是授权。美国迪士尼拥有众多的动漫形象,授权收入不仅丰厚而且持续进账。奥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也拥有喜羊羊与灰太狼、巴啦啦小魔仙、超级飞侠、贝肯熊等二次元IP,据奥飞透露,预计2017年授权收入达亿元级规模。

  IP的价值跟IP的热度密切相关,想要取得丰厚的授权收入,企业还得具备IP运营能力。奥飞娱乐授权事业部总经理罗晓星认为,运营IP,应该注重IP的四个能力,分别为与产品结合的能力、与营销结合的能力、与受众互动的能力和孵化、传播的能力。

  在与产品结合能力上,罗晓星认为目前在国外,动漫形象与日用品、服装、文具、图书等消费品的结合很常见的,但在中国,还有很大的空白。IP与食品的结合,是奥飞目前非常重要的板块。

  与受众互动能力上,罗晓星强调:“Shoppingmall是IP体验业态的主战场。”奥飞的内部员工曾向记者透露,奥飞即将在今年底在广州和成都推出两个室内儿童乐园,因为非常看好玩具反斗城在实体店旁边设立儿童游乐场的做法。

  围绕二次元变现,产业上下游企业摸着石头过河。“这个行业还不成熟,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捷径,有一天打通这个边界了,就很容易了。”罗晓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