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原创笑话 > 南沙边检张昌平:把坚守写在四十一载边检华年

南沙边检张昌平:把坚守写在四十一载边检华年

2019-03-14 18:02

  南方网讯(记者 刘灏 通讯员 黎海生 杨柳)“您好!我们要对你的船进行检查。”凌晨四点,地处北回归线以南的广州也抵挡不住春寒来袭,空气里是南方特有的湿冷。此刻,张昌平正对一艘“巴拿马”籍船舶的船员进行检查,他一边翻看护照一边警惕地用英语发问,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3月3日,南沙边检站执勤五队民警张昌平首次以移民管理警察身份参加“两会”安保,也将是最后一次安保工作,月底他就要退休了。

  自1978年12月入伍,张昌平便与边检结下了不解之缘。由于数次改革,老张经历了从边防军人到边检警察,再到移民管理警察的身份转变,但眼前这条巡逻路却是几十年都没有变过。“马上就要从老民警变成真正的老人了…”老张自嘲地笑笑,听得出来有点不舍。从黄埔到番禺,再到南沙,如果足印有声,大概沿着珠江入海口在广州的几十个码头就能串联起老张近乎半生为边检事业耕耘的故事……

  向岁月回首:他用朴实的初心矢志报国

  老张出生在广东蕉岭,是中央苏区县。许是因为耳濡目染,当老张还是小张的时候就坚定了理想:到部队去。1978年12月,地处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广东,有人已经开始创业致富,但老张却在经历了年龄太小、名额有限等周折,连续 5年报名不成后,终于参军成为黄埔边检站的一名边防战士。新兵张昌平在刚入伍的日记里曾写下这样一句话,“手握钢枪、守卫国门,关乎祖国大事,作为边检战士,我要像忠诚于祖国一样忠诚于自己的事业。”悠悠守边情、拳拳报国心。这既是他初心的开始,也是他往后41年工作中最朴素而坚定的追求。

  80年代的广东,正值经济社会迅猛发展,也是走私犯罪最猖獗的时期,每一次走私都是对国家政权和经济的挑衅。张昌平知道,所以每次行动都格外拼命。“有次晚上很冷,我们出去执行任务,他忽然看到有异样,想都没想第一个冲在前面跳帮,现场抓到了偷渡分子。”提到老张,他的同年兵很感慨,“我们当时问他怕不怕?他说,守国护边就该这样子!”一个热血的老张。

  说到张昌平的热血,民警曾叔给我们讲起另一段往事。随着口岸飞速发展,边检工作专业性更强了。老张在入伍前文化底子就不错,后来参加单位集训队学英语,很快就从学员变成教员,又当上了负责人。从当教员起,他经常到各个口岸去调研。接触得多了,有些外国公司就看中了他的能力,有一家甚至很有诚意地开年薪聘请他,许诺给他“绿卡”。有战友怂恿他,但老张总当听个笑话,拒绝的架势倒很足:荣华富贵求得尽?我只想为国家尽力,求个心安。

南沙边检张昌平:把坚守写在四十一载边检华年

张昌平正对见习民警进行手把手教学。南沙边检供图

  赋责任在肩:以过硬的业务守边护国

  晚上六点半,饭点已过,老张还坐在电脑前核对工单执行情况,又回看了几次接船视频。内勤来催了好几次,他回回都答得有点敷衍。“‘老毛病’了,总说年纪大怕忘事,我看啊,都快看成‘强迫症’了。”内勤民警双萍有点无奈又心疼地说。“细致、严谨是做好船检业务的基础,”执勤五队郑毅华队长说:“虽然老张在队里年龄最大,但做事一点不马虎,平时他会把出现过异常的船舶特点写在本上,然后对各航线、各类型的船舶进行人工比对,办法虽然‘原始’,但有一次真这样发现了一艘外籍船舶修改基本资料非法入境的情况。”

  “这是老张的责任心,几十年一直这个样子”,民警老吴告诉记者,当年张昌平在番禺莲花山分站担任副站长,经常组织检查员技能竞赛,目的就是提升专业素质。“那几年,科技手段还没有很先进,很多数据都要靠死记硬背,他不光考别人自己也参考,真给大家不少压力。”就这样,老张所带队伍实现无一差错、无一漏控、无一投诉,证书、奖状挂满了墙,莲花山分站也被评为“广东省青年文明号”,他个人先后被原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广州总站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

  说到业务,副队长蔡耀坚很感慨:“2018年3月黄埔系统上线,那么多操作项、流程…别说老同志犯怵,年轻人都要费功夫学。老张转年就要退休,可他除了听课,业余时间就猫在电脑前自己鼓捣,挨个把菜单都试了个几十遍,试完在小本上写写划划,不多久居然就弄得明明白白,成为首批熟练掌握的民警。”从“死记硬背”到“鼓捣折腾”,老张的学习路走得有点“艰难”,但看似笨拙的行动背后,却始终是深刻而深情的两个字——责任。常年从事船检的老崔很认可这种说法,“边检业务更新快,老同志被‘淘汰’其实是自然规律,但老张一直鼓励我们保持学习,他先学会就给我们很大信心,这是需要很强责任心的。”

南沙边检张昌平:把坚守写在四十一载边检华年

张昌平正在处理船舶工单。南沙边检供图

  为忠诚注脚:把青春的芳华奉献予国

  “人民公安为人民。”这是张昌平老伴常听他说的一句话。老张妻子是黑龙江人,相濡以沫几十年,算是亲眼见证了他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

  2014年,按照轮岗要求,老张从莲花山分站调到南沙站,忽然到了完全陌生的地方,加上通勤时间又足足长了一倍,对已经接近退休年龄的老张来说,心理感受可想而知。知道老张一向好强,妻子怕他不适应,刚开始那几天想多问几句工作,但老张的回答总是:还行。这可让妻子有点担心。但很快,妻子发现老张又恢复了以前的干劲。“没多久他就申请到一线工作,我家老张总说,‘既然选择了就得坚持’。我可是东北人,每次一听他那个一本正经的‘广普’,就忍不住发笑。”笑归笑,但最懂老张的还是爱人。

  船检系统、查船业务、执勤流程,有的需要巩固、有的需要从头学,还有实在容易忘记的,就连回家都要捧着“大部头”多看几眼……就这样又一次,带着仿佛天生的“死磕到底”精神,老张以56岁“高龄”成为队里的业务骨干。可毕竟岁月不饶人,再逞强的精神头也可能猝不及防被“打败”。码头空气混浊、异味极重,其他人只是觉得难闻,却扎扎实实折磨了老张这个“老鼻炎”。“有次我和他巡查粤海一号,想去新停靠的外轮看看情况,刚一走近,忽然一股子混合着强烈霉味、酸味的刺激性气体猛钻进鼻腔,刺得头顶生疼,老张当时就呛得说不出话来了,后来几天都没缓过来。船里载的原来是有毒化工原料,工人都是带着厚厚的口罩作业的。”新警小梁说。这样的情况当然不止一两次,年近退休,站里也想给老张换个轻松的岗位。可他总是笑笑,“我走了也总要人来,不是我多伟大啊,不想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