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经典笑话 > 琼瑶剧在E时代被当成笑话是谁的悲哀?

琼瑶剧在E时代被当成笑话是谁的悲哀?

2019-03-06 22:02

  近段时间随着琼瑶阿姨在新浪的开博,《又见一帘幽梦》在湖南卫视的全国热播,仿佛又开始了久违的新一轮琼瑶剧热,虽然琼瑶阿姨一再的通过博客肯定自己的作品并赞扬新紫菱张嘉倪在《又见一帘幽梦》中的表现,但是不可避免的骂声和笑声还是无情的充斥着论坛、博客等交流平台,这部戏真的如一些观众说的那样是一部借着琼瑶作品把它放在现代生活里的一部偶像剧吗?

  我本人对琼瑶作品是有些情节的,这个主要是受家里人影响,很小的时候就看过《庭院深深》、《梅花三弄》等作品,长大了以后又看了《苍头有泪》、《还珠格格》、《清深深雨蒙蒙》等,我认为琼瑶剧是有一种魔力的,原著小说更是这样,让人翻上几页就欲罢不能,直至一口气看完,看完之后好一阵时间还在为男女主人公的未来命运在脑海里自己构想着,仿佛自己已经成为了琼瑶小说中的人物了,这种凭空想象放到现在来说是很幼稚,甚至自己都有点想笑,为什么当时会那样?现在的我肯定不会再去看琼瑶的小说了,因为我总感觉那不是应该男孩子经常放在手里的书,但是《又见一帘幽梦》的开播又使我不自觉的守在了电视机前,没有看过老版的我实在很想再次领略一下琼瑶剧的神奇魔力,一连十多集看下来,拖沓的剧情确实延续了琼瑶剧一贯的作风以外倒也并没有感觉有何不妥,但是最近几天却在网上连续看到了关于《又见一帘幽梦》的一些有意思的评论。

  有些观众可能已经通过网上的下载看完了全剧,在费云帆带着紫菱在法国普罗旺斯的时候两人联手在短短2分钟台词中为观众奉献了十几个“晕”,本意台词其实我感觉并没有脱离琼瑶剧台词的特点,紫菱确实是晕车,头很晕,只是她说了很多“晕”来表达她的头确实很晕,于是用了不少“我晕”这样的词,而“我晕”放在那个时代的小说中并没有什么,也不会去笑话,但是放在这里再加上两人的台湾腔调配音确实念起来太搞笑了,“我晕”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词义在现代早已不是本意了,而是对一件事物不屑的语气词。琼瑶阿姨也许知道这个意思也许不知道,因为在台湾是不是也有人天天把“我晕”挂在嘴边我们并不知道。我想这只是我们在用现代的圈圈在死套过去的琼瑶经典作品,笑笑就过了,没必要拿出来大势宣传嘲笑并作为毛病来指责该剧。再说琼瑶阿姨为了这部戏能迎合现代观众的口味已经作出了非常大的改变,比如在第二集中描述埃菲尔铁塔的时候说中国的鸟巢体育场未来也能成为一个经典的建筑,还有楚沛说刘雨珊是可以比拼刘翔的空中女飞人,甚至电脑中的msn、photoshop。这些现代的元素在现在看来只能说添加的并不成功,观众并没有亲切感反而觉得这是在画蛇添足,破坏心中的经典,其实哪有那么严重,我们难道永远要把琼瑶作品困在古代还有民国的大环境背景下爱的死去活来吗?我还记得几年前《还珠格格3》中尔康染上毒瘾的剧情设置也被灌以诸多骂名,让琼瑶阿姨的每一次现代尝试都显得步履艰难,为什么琼瑶作品一沾上现代的元素就这么多人难以接受,是琼瑶曾经的作品太过经典所以不容侵犯还是观众根本不愿意接受一个现代爱情背景下的凡人琼瑶?我在想为什么琼瑶阿姨愿意去翻拍这部作品,因为这部作品是最跟现代生活接近的一部,11年之后重拍会有一番味道,可是《又见一帘幽梦》中小资情调的生活方式让人羡慕的同时也被人认为是不切实际的爱情梦幻童话,如果换了作者是别人不会有什么可偏偏是琼瑶这位爱情小说大师,有的人就觉得不舒服了,琼瑶怎么能把爱情故事拍成这样?居然还会允许床戏(费云帆和紫菱的床戏被剪掉了),是,琼瑶阿姨尺度是比以前大多了,撕心裂肺的大哭也少多了,但是这就不算琼瑶剧了?如果谁愿意躺在回忆中就去看以前的作品啊,凭什么不准把琼瑶剧搬到二十一世纪?

  今天还在网上看到一篇爆料,说昨天楚濂去病房见绿萍一幕中看到了绿萍本该没有的右腿,如果属实这确实是一个不小的bug,但是只要天天没事仔细找哪部戏没有出现bug?凭什么把这些电视剧惯有的找乐方式也放到攻击这部琼瑶剧是失败之作的理由上?我觉得新浪博客王赞媚的一篇作品的标题非常好,叫“不是琼瑶老了,是我们长大了”,琼瑶阿姨没有错,不仅没有错我反而很佩服她,这么大年纪了还在努力的接受新事物来努力接纳新的观众,而我们呢,始终抱着从前的那一点点琼瑶剧带给我们的感动和印象来要求十几年之后的琼瑶剧,我们始终活在回忆的梦里,却忘了自己已经长大了,我们接受了十几年的新鲜事物却要求琼瑶阿姨始终停在原地,这本身就是对琼瑶作品不公平的认识。抱着轻松欣赏的心态去看这部剧吧,不要去过多在意演员的表演,他们敢于接受翻拍的作品本身就要承受巨大的压力,也不要过多的去指责新人张嘉倪,拿她去和老版的陈德蓉对比是没有可比性的,张嘉倪无论从年龄还是表演方式都跟11年前的陈德蓉不同,当时的选秀也肯定不是按着陈德蓉的特征去找一个复制品,对新人多一些宽容吧,也对新时代的琼瑶作品多一些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