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经典笑话 > 万荣笑话:笑出了快乐和财富(组图)

万荣笑话:笑出了快乐和财富(组图)

2019-02-24 12:31

首次将万荣笑话编入《万荣县志》的非遗传承人解放

 

首次将万荣笑话编入《万荣县志》的非遗传承人解放

非遗传承人王克勤在广场上教弟子们表演万荣笑话

 

非遗传承人王克勤在广场上教弟子们表演万荣笑话

王显村文化站长高建民在地里给村民们表演万荣笑话

 

王显村文化站长高建民在地里给村民们表演万荣笑话


  相对于众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后继乏人的困境,万荣笑话绝对是个“异类”。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在万荣当地,万荣笑话都极受重视。万荣笑话有史以来就是万荣人的群体创作,谁都可能是作者,谁都可能是主人公,现实中很多人就如同笑话里讲的那样生活。

  6月2日,在万荣南景村采访万荣花鼓非遗传承人王企仁时,走在两边果林茂盛的一条田间土路上,王企仁老汉说:“这就是我们村的二环。”他不是故意要幽默一下,也不是憋了半天劲抖个机灵逗你笑,其实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很多万荣笑话段子就是万荣人在随意的言来语去中诞生的,随后有人加工、整理。

  在运城工作过的某位干部讲过一个亲身经历。他十多年前去万荣下乡,开着汽车,载着同伴,在公路上疾驰。从后视镜里发现一辆摩托车紧追不舍,跟了很长时间,他心想这人一定是有话要说,就停了车。摩托车跟上来,司机不下车,骑着摩托绕着停在路边的汽车转了一圈,该干部问:“有事?”“我就不相信摩托撵不上个轿车。”摩托车司机撂下一句话,骑车就走。

  这种不可理喻的、莫名其妙、死愣硬倔、逆向思维、夸张幽默的说不来的劲头,在万荣人的生活中随处可拾,形成一种独特的地域性格,它有个专有名词“万荣争气”。它催生了很多段子,这就是万荣笑话,所以,“万荣笑话”也被称为“万荣争”。

  A 经典笑话“谢村七十二争”

  “万荣争,在运城叫万荣争,在万荣叫荣河争,在荣河镇,就叫做谢村争。因为谢村是万荣笑话成形之地,可以这么讲,万荣笑话诞生于谢村,流行于荣河,盛兴于万荣,闻名于全国。”解放老师说。79岁的解放是万荣笑话三个省级非遗传承人之一。

  关于谢村,曾有七十二个经典的笑话,被称为“谢村七十二争”。第一争为“立碑为证”。这个形成于清朝中期的段子,版本不少,最有考证价值的版本是这样的:

  荣河县境内有一个北杨家坡的村子,简称北杨,清中期以来,因村人刻苦读书考取功名蔚成风气,所以文人辈出,全县闻名,被赞誉为“文脉村”。从保存下来的坟头碑和已出土的墓志里统计,一个不足千人的小村庄,百余年间竟出了两名进士、五名举人、十一名乡贡、一百一十四名文武秀才。

  两个进士中的“小进士”武骊珠于咸丰年间考取进士三甲第一名,被钦点为翰林院庶吉士。吏部原拟任他为陕西省同州(今大荔市)知县,后因其他人走后门挤占,改任为直隶唐山县知县。同州一马平川,物阜民丰,而当时的唐山靠近海边,地薄人稀。此公甚为恼火,大闹吏部,吵得部堂大人下不了台,一怒之下批他为“狂生”,结果他连唐山知县也未当成,回了老家。

  附近谢村一个土财主想为祖先立碑,要借用小进士的官衔和名头。小进士拿到了这笔银子却嫌有失身份,便提出要把他的官衔刻在碑的中间,想出个难题让土财主知难而退,谁想人家却满口答应,也是赌气要让小进士丢丢人。

  结果土财主光宗耀祖的石碑便在清明那天立在了祖先坟前,碑中间赫然刻着“直隶唐山县正堂武骊珠”的高姓大名,而财主祖先的姓名却刻在了左边不显眼的地方。

  十里八乡的过路人看了这碑都笑道:“给祖先立碑,怎么把旁人当自己的先人供奉起来了?谢村人真有争气!”

  谢村争气以立碑为证的形式被确定为真争,谢村争气出了名,原本流传的争气段子就以谢村人为主人公编排。

  立碑为证的这块碑,确实存在过。解放老师说,谢村人后来觉得以争气出名影响声誉,就把这块碑推倒了,但是没有损坏。上世纪50年代,解放的一位同事去到谢村下乡,还见过这块碑,之后就找不见了,谁也不知道准确时间。

  解放老师研究认为,谢村争的形成,还有一个原因:谢村原本为交通要道,运城盐池的盐北上,河津的炭南下,都要经过谢村,谢村因而有不少车马大店,南来北往的人晚上住店,聚在一起以讲争气段子为乐,许多经典段子在谢村经众人加工演绎,成为经典。

  B 民间口头文学的演变

  万荣笑话原本就是农民的口头文学,田间地头休息,农闲时节谝闲,拣一些听来的段子,随口把主人公换成身边的人来讲,以增加娱乐性,你给我编,我给你编一个,顺便就完成了创作,是个农民的娱乐方式。

  没有人去记载,也没有人去研究,好段子自然有人会记住,口口相传而已。因此所谓“谢村七十二争”,到底是哪七十二个,没有一个人能讲得来全套。

  1954年,万泉县和荣河县合并,成为万荣县,荣河争就成了万荣争。万荣县有个老文化人,叫孙斌安,痴迷于蒲剧,就是在这一年,孙斌安以万荣笑话内容为题材编了一个蒲剧《阎家滩》,这是万荣笑话第一次变为戏曲模式。该剧上演后,引起谢村人的反感,另外,县主要领导也认为争气段子愚昧、固执,影响风气,公开反对讲争气段子,《阎家滩》短时间内就停演了。

  1958年,万荣、河津、稷山三县合并为稷山县,1959年又再次拆分。合并期间,稷山县曾经出版过一个《太阳文艺》的杂志,万荣人董应楠把自己搜集整理加工的几则争气段子发表在《太阳文艺》上,这是万荣笑话第一次以文字的形式出现。

  如今,万荣笑话的载体更是多,不断出版书籍,还有舞台剧、漫画、动漫、光碟、雕塑、玩具、剪纸等等,万荣笑话旺盛的生命力由此可见一斑。

  C 有了文化人参与题材日渐丰富

  万荣笑话题材大多来自农村,讲的是农村人,听众也是农村人。在新中国成立后,文艺创作繁荣,有很多的文化人参与进创作队伍,他们给别人编段子,也用来自嘲,万荣笑话的题材、形式和主人公也就丰富了起来。

  据解放讲,万荣县通讯组原组长蔡振纲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经常把万荣笑话用在自己身上。关于蔡振纲经典的段子,被研究者记载的有两个。第一个是《你的狗头朝哪边》,说蔡振纲的儿子孝顺父亲,给蔡买了一张狗皮褥子,还要给他铺到床上,铺的时候,儿子问他,“爸,你的狗头朝哪边?”

  蔡振纲惧内,因此有人给他编了一个段子,说领导听说他惧内,就有意去他家探访一下,约好了时间,蔡对夫人说,领导要来咱家,平常老是你说了算,领导来的时候烦夫人给个面子。领导到家,蔡夫人任由蔡指挥,端茶递水,殷勤招呼。让领导对蔡的印象大为改观。告辞之后,领导发现自己的帽子落下了,返回蔡家拿,推开院门,发现蔡正在被夫人骑大马。领导大惊,问蔡:“你这是干啥?”蔡答:“刚才你在的时候,我老婆没有招呼好,我要把她驮到街上卖了。”

  万荣笑话目前有三个省级非遗传承人,年龄最大的是屈殿奎,90岁;解放,80岁;王克勤,70岁。三位都是文化人,屈殿奎是万荣笑话收集整理者,他和其他人合作,收集整理了200多个万荣笑话段子,引起省内文化界的关注,1990年由山西古籍出版社出版发行。这是万荣笑话第一次出版成书。

  解放曾是《万荣县志》的主编,他在编辑新版县志时,专门为万荣笑话辟出一个章节,这是万荣笑话诞生以来第一次进入县志。解放的长项还在于对万荣笑话的研究,他曾经撰写过多篇研究文章。

  王克勤的长项在于讲和传播。他笑话讲得极好,从2006年起,他就常年培训万荣青少年讲笑话,并带领众弟子到企事业单位、大型活动中去表演。

  万荣笑话其实不缺传承人,众多人都够资格入列,而且算得上各有特色。本报曾经报道过的潘新杰就是其中一位。潘新杰酷爱演出,他把万荣笑话与眉户剧、话剧相结合,独创了万荣笑话剧。他集编剧、导演、演员于一身,将“只能说不能演”的万荣笑话搬上了舞台和荧屏。

  年青一代中,万荣县粮食局干部王鹏举也是被前辈认可的人,他创作的《万荣微笑话》即将出版。

  D 笑出了快乐也笑出了财富

  一些在万荣任职的主要领导,有意无意都受到万荣笑话的影响,甚至将其作为一种特色文化推动发展。这些县领导往往也被万荣人编成笑话的主人公,而且是官声越好,关于他的笑话就越多。

  万荣建有笑话博物园,博物园里的一位电瓶车司机兼职导游,讲起万荣笑话来绘声绘色,其笑话的主人公经常是以万荣某位老县委书记为主人公。

  据说,有一次他拉着运城来的客人在笑博园里参观,关于老书记的笑话段子讲了一路,结束的时候,一位客人告诉他,在他电瓶车上坐着的,就有老书记的儿子某某。

  司机小伙赶忙道歉:“哥,对不住了,不知道是你。我以后不了。”

  该客人也甚为豁达:“没事,你讲你的。”

  随着时代变化,万荣笑话题材主人公和传播模式、艺术形式都发生了变化,其地位也受到了重视。众多的万荣笑话被赋予了时代精神,其格调也发生变化,“万荣争”的内涵由原先的愚昧无知、荒唐可笑演变升华为现在的机智幽默、发奋敢干、决不服输的万荣精神。如今,万荣笑话已成为该县的一张推介旅游、招商引资的名片。万荣笑话也形成了产业,笑话扑克、笑话挂历、笑话折扇、笑话圆珠笔……丰富的产品成为旅游纪念品,万荣笑话不仅笑出了快乐,也笑出了财富。

  本报记者 胡增春

  非遗小档案